当前位置
主页 > 解决方案 >

浙江塌楼调查:之前对加固费未达成一致

日期:2020-07-19 06:58

  去年10月起,楼内居民开始陆续向社区、街道办反映房子存在质量问题,但由于迟迟就加固解危费用无法达成一致,居敬小区29幢数次错过了避免悲剧发生的时机。

  当年12月26日,浙江建院建设检测有限公司的检测人员对29幢进行了全面检测评估。今年1月17日该公司出具了一份27页的《奉化市居敬路29幢房屋工程质量检测评估报告》。

  今年2月24日,锦屏街道办通过计算得出,加固工程费初步预算需要450万元。街道办开始与居民就费用分摊一事沟通协商,同时向建设局上报了方案,请示可行性。但解危方案并没有顺利实施,因双方就分摊比例未达成一致被搁置。而大多数的居民则表示,“根本就没有人跟我们商谈过出钱加固的事情。”

  居敬小区29幢204室的朱建芳战战兢兢地走过废墟,快速从家中把银行卡、身份证等证件装进包里。走出小区,看到等候的女儿,她差点瘫倒在地上,捂着脸说:“太吓人了,墙上都是裂缝。”

  隔壁单元206室的毛璐一家在小区门口心有余悸地看着邻居们一件一件地抢救物品,他们所有的家当都被埋在了废墟之下。4月4日9时许,浙江奉化市这幢只有20年历史的居民楼突然发生坍塌。

  事故并非毫无征兆。去年10月起,楼内居民开始陆续向社区、街道办反映房子存在质量问题,但由于迟迟就加固解危费用无法达成一致,居敬小区29幢屡次错过了避免悲剧发生的时机。

  居敬小区是浙江奉化市第一批商品房,29幢于1994年7月竣工。其开发商为奉化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施工方为象山第一建筑公司,设计方是奉化市建筑设计院。

  毛璐一家1994年买了29幢206室的房子,闲置外加出租了几年后,2000年她们搬进入住,从此开始了在居敬小区14年的生活。她记得几年前屋子天花板即陆续开始出现一些细小的裂纹,但“当时并没有很在意”。

  去年6月,有居民发现29幢西侧外墙有水泥掉落,还是四单元的10户家庭每户掏出300元进行了修补。

  当年10月,受台风“菲特”影响,奉化市普降大雨,居敬小区内多处积水,29幢的积水达到了30余厘米。雨水消散后,居民发现楼房西侧墙体开裂,并伴有水泥再次脱落。

  居民提供的照片显示,墙角处甚至有钢筋露出。“为了不让过路的人被钩到,我们自己用塑料布把墙角包上了。”居民们说,有几户人家一楼小间的门甚至关不上,于是他们开始向居敬社区和锦屏街道办事处反映相关问题。

  有居民透露,当时找到社区居委会,社区居委会的人来看了看,他们觉得没事,说如果维修,可以免费提供钢筋,“反映了不下10次,基本都没有实质性回复。”

  去年11月25日,居敬社区、锦屏街道办事处委托奉化市房屋安全鉴定办公室(下简称“安鉴办”)对29幢进行了初步鉴定。安鉴办发现29幢周边散水出现明显局部沉降;西南角、架空层部位有构造柱崩裂现象,主筋裸露弯曲;南围护墙、北围护墙的一至二层出现结构性斜裂;局部门窗变形。

  12月26日,浙江建院建设检测有限公司的检测人员对29幢进行了全面检测评估。今年1月17日该公司出具了一份27页的《奉化市居敬路29幢房屋工程质量检测评估报告》。

  报告指出,29幢多位业主曾在装修过程中拆除了承重墙后并没有经过补强处理。报告得出“不能够满足正常使用要求”的结论,将该幢房屋安全性评定为C级,且建议由有资质的加固公司对房屋尽快采取加固措施,以确保安全使用。

  这份报告随即转交到了安鉴办手中,部分29幢居民表示1月份也看到了这份报告,“C级代表什么?我们并不清楚具体的意思”。(编注:据原建设部2000年发布的《危险房屋鉴定标准》,对房屋危险性鉴定划分四个等级,其中C级危房是指部分承重结构承载力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局部出现险情,构成局部危房。)

  今年1月,安鉴办根据这份报告向街道办下达了房屋处置通知书。街道办为此委派居敬社区的工作人员,每天与29幢4个单元的4位住户,开始对楼房进行巡查检测。

  据街道办副主任董义校介绍,街道办委托宁波一家建筑特种技术有限公司拟定加固方案。但早报记者并没有看到这份方案的具体内容。

  根据《宁波市城市房屋使用安全管理条例》的相关内容显示,在房屋合理使用年限内因建设工程质量原因造成房屋险情的,按照国务院《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的规定由有关单位承担保修义务,并对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而因施工、堆放、撞击等人为因素造成房屋险情的,由责任人承担危险房屋的加固、解危费。

  居敬小区29幢的开发商奉化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处于“吊销非注销”状态。施工方象山第一建筑公司已于上世纪90年代分拆为四家公司。

  建筑结构专家表示,那时候房屋设计都是照搬苏联经验,尤其是计算公式上是直接翻译过来的,再根据国情套用。“一半科学计算,一半凭经验,如此套用尤其不适合南方的建筑,因为砂浆强度是不一样的。而设计中自然环境的影响也常常被忽略。”

  检测报告显示墙体强度、梁柱混凝土强度等不能满足设计要求。当时我国建设监理制度刚刚起步,目前仍不能确定29幢在建设过程中是否有监理方。

  但危房又不能不加固、解危。“今年2月24日,我们通过计算得出,加固工程费初步预算需要450万元。其中包括居民个人需要负担多少,政府负担多少,还有加固期间的安置问题。董义校说,社区开始与居民就价格一事沟通协商,同时街道办向建设局上报了方案,请示可行性。

  奉化市建设局办公室主任殷杭彪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府全部买单包办对纳税人不公平。”

  居敬社区的居委会主任方春萍对此解释说,当时她曾多次去过29幢,以吹风的形式向部分居民传达了要由政府与居民共同出资进行房屋加固的消息。不过她承认,社区并没有把所有居民或居民代表召集起来,正式公布相关事宜。

  方春萍说,得到的反馈是居民对加固的方案有不同意见,有的房屋破损的住户表示支持,但有的认为费用应当由政府承担,有的则有“放着楼房变成D级危房,干脆换掉”的想法,对加固的事情不积极。对于居民代表是否按社区委托向居民传达报告内容,方春萍称,不能保证他们传达到了每家每户。

  解危方案就这样被搁置。而大多数居民则表示,“根本就没有人跟我们商谈过出钱加固的事情。”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一些居民的房子再次出现险情。直到事发前一天,有居民发现卧室里的裂痕越来越大,还请社区和街道的人来看了。居民透露,安鉴办的工作人员来拍了照。

  4月4日上午,毛璐去单位上班,母亲去了亲戚家。8时许,住208室的姑姑毛玉飞打电话给她:“房子有声响,赶紧回来拿东西。”当毛璐刚刚走进小区时,就听到“轰”的一声,29幢西侧1.5个单元瞬间倒塌了。

  人员抢救完毕后,奉化市政府对坍塌事故开始了全面调查,在查清29幢房屋涉及的开发商和施工、设计、质量监管单位后,迅速开展相关责任人谈话调查,抓紧追查其他相关责任人员。奉化市纪委牵头,会同监察局、行政问责中心成立责任追究调查组,启动问责机制。同时,派出3个工作组进行调查,并和坍塌原因调查组工作同步跟进,重点调查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是否存在渎职失职行为。

  昨日下午,参与建设施工的3名直接责任人员因涉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被当地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其中刑事拘留2人、取保候审1人。奉化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因涉及警方案件调查,暂不方便对外透露3人身份。

  针对29幢坍塌楼房内遗留财物补偿问题,奉化市已启动法律程序,调查房屋坍塌具体原因,开展相关责任主体认定,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由政府出面向责任主体追偿,确保依实赔偿到位。

  在调查的同时,政府开始与29幢居民进行新一轮谈判,但内容已从如何分配加固解危费用转移到了如何安置无家可归的居民。谈判漫长而艰难。

  与居敬小区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庄山社区5弄11幢现在已经人去楼空。去年这幢房子出现了倾斜、沉降,随后被鉴定为D级危房,目前居民已经被安置到了其他社区。而这幢居民的搬迁安置问题也经历了相当复杂和漫长的过程。据当地居民称,从鉴定为D级危房到居民全部搬迁用了近一年时间。

  因加固解危费无法达成一致,居敬小区29幢错过了避免悲剧的时机。如果再出现类似情况,是不是居民就只能一直在危房中住下去?

  按照住建部2004年修正的《城市危险房屋管理规定》,房屋所有人也就是业主,对经鉴定的危险房屋,必须按照鉴定机构的处理建议,及时加固或修缮治理。如业主拒不按照处理建议修缮治理,或使用人有阻碍行为的,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有权指定有关部门代修,或采取其他强制措施。发生的费用由责任人承担。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春光解释说,责任可能涉及到五方。除了开发商、施工方、设计方和使用人(业主),政府相关房地产行政部门是否存在疏于管理和不作为的行为也应考虑在内。“与居民谈判只是表明了政府的积极态度,但很难快速解决问题。政府可以动用行政手段。”

  《宁波市城市房屋使用安全管理条例》指出,房屋使用安全管理部门应当督促房屋所有人、使用人或者有关责任人限期采取安全措施,必要时,抄告工商、公安、安全生产监督等部门。危险房屋的所有人、使用人或者有关责任人不及时采取相应的安全措施的,由房屋使用安全管理部门责令其限期采取安全措施,并可处一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

  奉化倒楼事件中,并没有事实和证据表明相关部门采取了强制措施或对相关人员进行了罚款。

  早报记者昨日致电该楼设计方奉化市建筑设计院和建筑质量主管单位奉化市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但两单位均拒绝接受采访。